<table id="iki2m"><noscript id="iki2m"></noscript></table>
  • <xmp id="iki2m"><table id="iki2m"></table>
  • <noscript id="iki2m"><noscript id="iki2m"></noscript></noscript>
  • <bdo id="iki2m"><center id="iki2m"></center></bdo>
    首頁 > 就創業 > 正文

    棄公務員鐵飯碗 韓國前外交官“廣漂”創業

    中華青年網 2015-11-18 12:35:28

      2015年,中國創業潮水一波波席卷而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見諸媒體,人們也開始不斷為勇敢創業拍手叫好。但在5年前、10年前、甚至二三十年前,其實已經有一批韓國的年輕人在這片土地上創業,他們看準中國市場,認為在廣州或是香港創業更有發展前景,于是毅然“拋棄”了公務員的鐵飯碗,成為了“廣漂”。他們同樣目標明確,和中國很多不同城市而來的打拼者們的廣州夢并無二致。

      我們選取了其中兩個比較特殊的個案,希望通過他們的故事,在韓國人“廣漂”的創業潮中梳理出一個屬于個體的脈絡。他們不代表全部,卻道出了創業者們共同的心聲,“創業,無關乎膚色與國籍,都是孤獨的、艱難的”。

      駐穗領事夫妻雙雙“下海”開花店,不拿風投拒絕合作

      池政根 Before:

      韓國駐廣州前領事

      Now:

      廣州花多鄰花卉

      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池政根第一次來廣州是2007年5月的事了,在韓國駐廣州總領事館上班是他服完兵役后的第一份工作。一來到廣州他就愛上了這座城市,尤其是喜歡廣州的氣候,不太冷。“在廣州呆時間長了,回到韓國反而扛不住那邊的凍了”。

      在來到廣州之前,他先在山東大學完成了四年中文系本科的學位,而之所以選擇來中國讀書,他說是爸爸的強烈推薦,他哥哥也是南開大學的畢業生。

      早在池政根還在讀高中時,池爸爸已經想讓兒子來中國闖闖,“上世紀90年代初,爸爸就有朋友在中國開廠房做生意,做得非常好,所以爸爸一直希望我也能來中國發展”。

      放棄安穩工作,勇敢追逐夢想

      在領館的工作還讓他認識了妻子吳恩珠,這個靦腆的韓國小女人,話不多,但人很熱心,恩珠常會抽空做一些花飾給同事和朋友。

      這手藝是恩珠在她大學期間的選修課程,看到自己的付出能夠換來對方的開心,她受到很大觸動,也動了回國學藝再回廣州的念頭。

      “我是該放棄眼前安穩的工作、勇敢追逐夢想,還是安于現狀?”在池政根的鼓勵下,恩珠終于下定決心辭去領館的工作回韓國在歐式花藝學校進修專業課程,一學就是兩年。

      再回到中國后,她立馬就踐行了自己的夢想,開了一家小花店,并以自己最欣賞的美國女畫家——以畫巨大花朵著稱的O’Keeffe為花店命名。廣州有不少韓國人,但開花店的不多,不是因為沒市場,而是在經商來錢更快的大環境中,風雅一把已算奢侈,沉下心來開花店尤其如此。

      彼時的花店,加上只能算半個員工的池政根也才三個人。生意稍微好點,就根本忙不過來,甚至要熬夜扎花。

      但池政根卻愛莫能助。

      在領館的工作,看起來華光四溢,但是說到底談不上輕松,至少對于當時負責韓國僑民事務的池政根來說就是如此——一年365天都必須是24小時開機的狀態,經常出入警局和監獄,協調與韓國人相關的事務或代表領館探望被關押的韓國人,“任何時候有事你都得去處理,甚至凌晨兩三點還會有電話打過來,那邊醉醺醺的韓國人會一直嚷著、罵著,妻子也會受到影響,睡不安穩”。

      這次輪到他面對當初妻子的抉擇,池爸爸對于兒子要辭職創業并不贊成,他一再提醒兒子,“要慎重考慮,想清楚,也許還有更好的時機。”

      但池政根這次沒有聽從父親的建議,自己才30來歲,還年輕,還能接受挑戰,“倒閉了也能站起來,再晚就來不及了。而且我知道現在中國做生意的韓國人普遍是‘70后’,他們做得都不多,我比他們年輕,能想得也更多”。

      他在妻子的推薦下,也回到韓國學習了專業的花藝,不過兩人的插花風格完全不同,太太更喜歡花團錦簇的歐式風,他則喜歡多用青綠色的高冷植物為搭配。

      用自己的錢投資才能自己說了算

      自此,夫妻倆都從拿紅色外交護照的韓國公務員變成了拿綠色普通護照的“廣漂”。身份的改變讓池政根感受到了人情世故的微妙,“比如去銀行等地方辦事,你會發現以前對方會更加熱心地問候,現在則是沒有什么表情的例行公事”。

      但生活還要繼續,池政根并沒有后悔當初的決定,“做人要有自信,尤其是創業這件事上,有想法必須付諸實現,但同時也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其實最壞的結果不過就是自己的倒閉了,倒閉了也要做”。

      不過,和時下國內流行的創業風格不同,池政根對待創業的態度是:拒絕合作,不接受風投,他覺得用自己的錢投資才能自己說了算。

      池政根正式加入后,也為O’Keeffe帶來很多新鮮的想法,讓這家小花店往更為專業的方向發展。

      從前花店也為喜歡花藝的白領們提供課程,但是不系統,一周兩三次。但現在池政根把課程安排得更系統,周一至周日天天開課,分為初級班、中級班、高級班以及創業班,吸引了很多從佛山、順德、珠海等珠三角各地而來的學員,不僅傳授花藝技巧,還一起考察市場。他不擔心“教會徒弟無師傅”,“廣州那么大,不怕競爭”。

      此外,他還兼做“韓國花藝旅游團”,帶想要學花藝的人去韓國考察。

      不過并不是池政根的所有決定都能順利通過,他的有些想法妻子吳恩珠并不認同。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池政根借用中國的一句俚語說到,韓國有些花的品種國內沒有,他看到太太經常為這個發愁,所以決定從韓國進口鮮花,但是成本非常高,光報關稅就要23%,鮮花還有可能在途中遭遇一些問題,所以基本都是虧錢的,“太太已經不準我開展這個業務了”。

      “事實上,我加入后,確實會多了矛盾和摩擦,所以我們基本上是一人做一次主。”已為人父的池政根笑著說,為了在廣州經營這家花店,他和妻子一年最多回韓國兩次,以至于未滿周歲的孩子已經不認得他們了。“希望明年能把孩子也帶在身邊,畢竟廣州會有更好的發展機會。”

    相關報道

    標簽: 鐵飯碗 外交官 韓國

    熱評排行

    18禁爽爽影院免费,农民百百乡下妺无删测版,欧美一级特黄AAAA片国语
    <table id="iki2m"><noscript id="iki2m"></noscript></table>
  • <xmp id="iki2m"><table id="iki2m"></table>
  • <noscript id="iki2m"><noscript id="iki2m"></noscript></noscript>
  • <bdo id="iki2m"><center id="iki2m"></center></bdo>